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  • 蜜桃咬一口2
  • 浏览:246次
★★★警告: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,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,请勿尝试打开^_^★★

夏慕心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,他健硕的胸膛贴著她滑嫩的背脊,一手覆压著她的胸脯爱抚,一手扳著她的细肩轻啮,浑身火烫,好想在这里要了她
  霍地,一滴泪珠落在他的手上。
  「怎么哭了?是因为太感动了吗?」
  这一问,夏慕心突然放声哭泣。「哇——」
  「为了不再让你胡思乱想,也为了证明我爱你的心,我决定了,我要跟你结婚。」
  「呜哇——呜哇——」这下她哭得更加凄惨。
  唐季亚高举著胯下的粗长勃发,抵在她的臀办间,心猿意马地探索著她的花丛,来回狎玩撩逗。「小蜜桃,我想娶你,真的让你这么感动吗?」
  按捺不住的他,正想揽起她的腰肢,好让她弯曲著身体,从她的後臀钻进去,她却突然转过身来,拼命捶著他的胸膛。
  胸臆胀满了感动,他动容地拥著她,任由她捶打。
  她一边捶他,一边擦著眼泪,抽抽噎噎地颤动著双肩低泣。
  「什么感动得哭个不停?人家哭……是因为你居然选在这个……这么没有情调的厕所里面……向人家求婚……」
  燃烧得正旺的猖狂欲火,因为这番啜泣抱怨,瞬间熄灭。
  唐季亚一愣,错愕地看著夏慕心。「原来你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……不是因为我的求婚而感动?」
  「感动个头啦!」她委屈地嚷:「人家是难过得伤心欲绝啦!」
  「小蜜桃,别生气嘛!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  「人家好不容易被男人求婚,结果竟然是在厕所里,而且还全身光溜溜的……」夏慕心觉得自己好委屈。
  「有什么关系?我不也跟你一样,全身光溜溜的?」
  「人家指的又不是这个!」夏慕心气鼓鼓地睨著他,「要向人家求婚也不会找个有情调一点的地方,偏偏选在厕所里,一点都不浪漫。」
  嘴唇越噘越高,一想到这里,就觉得自己真的好委屈,委屈得让她热泪狂流。
  唐季亚被她的哭声扰得心慌意乱,但还是捺著性子,柔声低哄著她。「乖,我的小蜜桃,你别哭了,不然你教我,下回我该选在哪个地方向你求婚比较好?」
  「呜哇——」夏慕心嘴一张,哭声大得几乎掀开屋顶。
  毫无预警的哭声,吓得唐季亚紧张地问:「怎么了?我有说错什么吗?」
  「你这个大笨蛋,总裁都不用人教,你自己就知道要怎么当,可是求婚却还要人家来教你?」
  「对不起啦!我又不是故意的,我是真的不会嘛!」
  夏慕心抽抽噎噎,双肩不停抖动,唐季亚抹去她的泪,又继续哄著她。
  「再说,这也是我第一次向女孩子求婚啊!如果再让我多求几次的话,我保证我一定会进步得很快的。」
  一听,夏慕心又将嘴一张——「呜哇!呜呜呜呜呜……你居然还说你会进步得很快?哇啊——」
  她到底又怎么了?难道他进步得很快不好吗?
  唐季亚直接用大浴巾裹住她的身体,将夏慕心抱上了床。
  「小蜜桃,我求求你别哭了嘛!」
  但夏慕心泪雨滂沱,似乎哭上瘾了。
  「小蜜桃,你到底在哭什么?好歹你也告诉我一声啊!」唐季亚被她哭得完全没辙。「你这样一个劲地猛哭,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呀!」
  这个大笨蛋,到现在还不知道人家是为了什么而哭?
  「你还哭?还哭的话,我就拿东西堵住你的嘴巴哦!」真的没辙,他只好威胁恐吓。
  夏慕心继续哭。
  「真的还要哭?好,我看我该拿什么东西好堵住你的嘴。」唐季亚东张西望,一时间实在找不到适当的东西,不如这样吧!
  他乾脆俯下身,用自己的嘴巴堵住她的嘴。这下应该不会再哭了吧?
  原本只是想要堵住她的哭声,谁知最後竟会变成堵住她的嘴唇,下腹那把火又突然烧起来了。
  他忘情地吸吮著她的唇办,探出舌尖轻轻画著她的贝齿,再钻入她的口中,与她的嫩舌相互挑勾缠绕。
  他一把扯开她身上的浴巾,大手不安分地悄悄覆盖上她的娇乳,揉捻著上头的小乳蕾。
  「嗯哦……」这次换来的是她细微的嘤咛。
  「我真的好喜欢你这犹如蜜桃的胸部!」温热的掌心覆压住她的盈乳,不断爱抚,双眸贪婪地盯著,头一低,便一口将它吮入口中啮咬。
  「啊嗯……」夏慕心忍不住圈上他的颈项娇吟。
  他腿间的男物越来越勃发硕硬,巨大的粗长紧抵著她的花口,他牵起她的手,带到自己的胯下。「小蜜桃,快,把它放进你的里面……」
  除了上回那次酒醉乱抓,这是夏慕心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用手碰触他的硕大。
  她有些羞赧地握著那根烫人的粗长硬物,将它移向自己的穴口,没想到自己早已湿了。
  「小蜜桃,你下面好滑哦!快!这回让你自己放进去你的小穴里,快啊!」他的昂扬抵著她的嫩办。
  夏慕心握紧它,对著自己的花心,却害羞得迟迟不敢主动让它捣入。
  手中的温度,让他越来越壮硕粗大,翻涌的欲火无法纡解,他粗哑著声音恳求,「哦……小蜜桃,你这是在折磨我呀!快让我进去啊!」
  他抓著她手上的粗硕男根,对准穴口,後臀用力一挺,直接刺入,深达穴底。
  「哦……」两个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。
  他缓缓抽动,在她肩上咬了一口。「你这个小坏蛋,刚才还故意折磨我,现在看我怎么修理你。」
  他开始加快抽插,戳得她的穴口不断沁出花液。「小蜜桃,这样舒服吗?」
  夏慕心早已紧咬著嘴唇,神情激动地抓著床单,不停摇晃著头,就连娇臀也自然弓起,配合著他的律动。
  「舒服就叫出来,不要咬著嘴唇,我喜欢听你的叫声。」臀部加重力道撞击,蛮横刺插著她的嫩穴,微喘地问:「小蜜桃,这样还不够让你舒服地叫出来吗?」
  他不再温柔地进出,他要听到她的叫声,於是像发了狂般,激情猛烈地朝著穴内刺戳。
  「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哦……啊……」夏慕心再也忍不住,疯狂摇晃著头,终於发出娇啼。
  两个人紧密结合,浑身是汗,他神情得意地对她邪佞一笑。
  「你还是叫出来了,嗯?」粗硬的肉棍倏然往穴底重重一刺。
  「唔……」突来的重刺令她闷哼一声。
  「小蜜桃,我要你大声地叫,我喜欢听你的叫声,你的叫声会让我好冲动、好想要,再叫啊!」
  粗硕的男根直捣她的嫩穴,恣肆地深埋,「快!把你的脚夹在我的腰上。」
  「啊啊啊啊……哦哼……亚……这样好深……唔唔……好深哦……」她仿佛快要被他的热情刺穿了,满脸荡漾著春潮红晕,真的将自己的双腿紧跨在他的腰杆上。
  「我就是要你这样,对,紧紧夹住,用力紧紧夹住我,哦……」
  密不可分的重击深入,让他的粗长每次都直抵她的穴底,戳得他全身快慰得微微抽搐颤动。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啊哦……亚……嗯哼……亚……我好想要……」激情的欲念令她忘了先前的哭泣与娇羞,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多么渴望他的进入。
  「我知道你还想要……」他深深粗喘,不停举著热杵朝她戳捣。
  突地,他将硕大抽出,她睁著迷蒙的双眼狐疑地看著他,主动起身将他压下,声音中有著迫切的渴求,「别离开……」
  「我知道,还没结束呢!」他站到床下,把她的身体拉起,让她的娇臀靠在床沿。「接下来,我会让你更想要!」
  他再次戳入她的蜜穴,这个姿势与角度让彼此更为紧密。
  「啊哦……好深……亚……你这样……插得人家好深哦……」
  他紧贴著她的耻骨,拼命挨擦著肿胀的小粉核,随著他的猛烈刺戳,愉悦的痉挛阵阵不断。
  她的双脚在床下颤晃,跟著他的律动一上一下,裸躯随著他的抽送不停晃荡。「亚……不要了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唔哼……唔哼……」
  额上的汗水直往下流,他粗喘著继续狂野抽插。「怎么了?你达到……高潮了吗?」
  「嗯哦……你碰到我……敏感的地方了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哦啊……」
  她紧掐住他的双臂,淫荡的叫声让他体内的热血窜流,他感觉嫩壁有一股热液沁出,烫得他的肉杵频频轻颤。
  「哦……小蜜桃……我快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」
  一个迅疾重刺,霍地抽搐颤动,高潮就这么炸了开来!
  「方媛,他昨晚向我求婚了。」夏慕心兴奋地在电话中大叫。
  「啊?这么快?」
  「真的!」夏慕心开心地喊。
  「你确定……不是昨晚在作梦?」
  「绝对不是我在作梦啦!」夏慕心高兴得叽叽喳喳,「我听从你的建议找机会试探他,结果没想到他确实是真的喜欢我,而且还要娶我呢!」
  「你真的确定吗?」方媛真的好怕夏慕心被骗。
  「确定、确定、我确定!」夏慕心乐得好像今天就要当新娘子一样。「他还说,这两天就会找时间回去跟他的父母商量。」
  「那就好。」方媛松了口气,也为夏慕心感到高兴。「慕心,真是恭喜你了,别忘了,到时候我可要当你的伴娘哦!」
  「那当然。」夏慕心脸上洋溢著幸福微笑。「你是我的好姊妹,伴娘当然由你来当啦!」
  「你这女人真是有够幸运的,随便到夜店喝醉酒,居然也能让你找到一个老公回家。」
  「干嘛?羡慕还是嫉妒啊?如果想要的话,今晚你也可以去PUB试试看,说不定也有艳遇找上你哦!」
  方媛戏谵笑道:「算了,我又不是『A+』,我干嘛要去试啊?」
  「你干嘛取笑我啦?以为你胸部壮观就可以欺负人哦?」
  「对啦!我就是欺负你啦!如果你不服气的话,那去向你未来的老公告状啊!」方媛跟夏慕心拌起嘴来。
  一句「未来的老公」,让夏慕心整颗心甜滋滋又暖烘烘的。「讨厌,不理你了啦!」
  方媛继续调侃她,「是啊!因为接下来你可要成天忙著谈情说爱,哪有那个闲工夫理我呀?」
  「厚!你不要一直取笑我好不好?」嘴里虽然娇嗔抗议,可夏慕心的心里却好甜蜜,最近这阵子,她的确是成天忙著与唐季亚谈情说爱。
  唐季亚利用空档,特意上网查询可以让女人丰胸的方法。
  不论是中药食疗或是指压按摩,他全部都列印下来,然後快速浏览——
  猪前蹄两只,紫河车三克,当归十五克,川芎三克,黄耆十五克,红枣三粒,若体质虚弱可加西洋篸十五克……
  他又随手一翻——
  促进乳房丰梃的方法:右手托右胸,以左手按摩,顺时针七十二下,再逆时针七十二下;以左手托左胸,右手按摩,顺时针七十二下,逆时针七十二下……
  他又往另一叠资料看去——
  想使胸部变「伟大」可以不必花大把银子上美容中心,一套纯中医疗法的健胸计昼,可以在家自己做,秘诀是饮用枸杞、当归炖乌骨鸡的丰胸鸡汤,加上穴位按摩热敷,既天然健康又无副作用……
  看著密密麻麻的资料,唐季亚决定从今天开始,就利用这些方法帮夏慕心进行丰胸。
  其实自始至终,他从未在意过她的胸部大小,但为了让自己心爱的女人不再遗憾或自卑,他体贴地偷偷搜集资料,想让她的心理平衡一些。
  透过他的家庭医师介绍,他询问了中医师,确定丰胸药材无误後,又请教了一些滋补的食疗,他才心安了许多。最後,他请中药行代为煎熬成汤,再将每次饮用的分量分装成罐。
  下班回家後,能与亲密爱人共同沐浴,是件幸福的享受。
  为夏慕心穿上浴袍後,唐季亚也随手捞了件浴袍往自己的身上套,两人的浴袍底下皆空无一物。
  唐季亚在夏慕心额上轻轻一吻,「你先休息一下,我一会儿就过来。」
  「嗯!」夏慕心柔顺地对他一笑。
  唐季亚走向厨房,将中药温热,然後端了出来,这可是他生平头一遭如此服侍一个女人。
  「来,小蜜桃,趁热喝了吧!」
  「这是什么东西?」
  「是一种可以让你如愿以偿的药方。」唐季亚将瓷碗放到夏慕心嘴边,想喂她喝。「来,把嘴巴张开。」
  夏慕心低头嗅了嗅,「好恶心的味道哦!」她摆出作呕的表情低呼。
  「还好啦!」唐季亚摸摸她的头,柔声说:「乖,我喂你喝哦!」
  「不要,我受不了这种味道,闻了就想吐。」她蹙起眉头,揪著脸问:「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」
  「中药。」
  「中药?你干嘛突然要我喝中药?」
  「我看你好像真的很介意你的胸部,为了让你好过一些,所以才特地请人熬药,为了要替你丰胸。」唐季亚生怕夏慕心误会,又赶忙解释,「不过我还是老话一句,我是真的不在乎你胸部的大小哦!」
  对於他的好,她感动得又想哭了。
  「你……你怎么突然……突然想到……」最近的她变得好爱哭。
  「你这个小傻瓜,有什么好哭的呢?」唐季亚抹去她的泪,爱怜地说:「因为我爱你,这么做也是应该的呀!只要能让你心里舒坦,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。」
  夏慕心听了,眼泪又扑簌簌地流下来。「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,先前老是对你做出无聊的举动?」
  唐季亚宠溺地摸摸她的脸颊,「不会,我想过了,你会三番两次这么做,是因为你没有安全感,对自己没什么信心,这点想通了,自然就不会太介意你在自己的胸部上作怪了。」
  「你对我真的好好哦!」
  「只要你相信我对你的真心,一切都值得。」唐季亚又将瓷碗递到夏慕心嘴边,柔声笑哄:「来,乖哦!快点喝,免得凉掉了。」
  「嗯!」夏慕心捏著鼻子,顺从地一口喝掉。「好苦哦!」
  见她揪起脸儿皱鼻娇嗔,唐季亚放下瓷碗,捧著她的小脸说:「来,有了这个,一定包你满嘴甜蜜。」
  夏慕心尚未反应过来,唐季亚就低头攫住她的唇,辗转吸吮起来。
  嗯,这个吻确实不赖,真的甜蜜得让她不再觉得苦涩。
  许久,唐季亚才放开夏慕心,「还会觉得嘴里苦吗?」
  夏慕心羞涩摇头,抚著她略红的唇,唐季亚又问:「那觉得嘴里甜吗?」
  夏慕心又羞涩地点了下头。
  「嗯?怎么不说话?」
  「要人家说什么啦?」夏慕心羞得脸都红了。
  「这个吻到底甜不甜?」
  「哎唷!」夏慕心窘赧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  「说呀!这个吻到底有没有让你口齿香甜?够不够将你嘴里苦涩的药味融化?如果不够,还觉得苦的话,那我再继续吻。」
  「不要!」
  「我要!」
  唐季亚作势要强吻夏慕心,她羞得撇开脸想躲,怎知一个重心不稳,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倒去。
  他乾脆顺势跌进一旁的沙发,她则趴卧在他的胸膛娇嗔,「讨厌,你干嘛一直故意捉弄人家,还弄得人家哇哇叫,这样你很开心啊?」
  唐季亚笑得狡黠,可却柔情似蜜,热情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紧瞅著她。
  「对啊!我就是很开心啊!因为看见你害羞脸红的模样,还有娇滴滴的撒娇声,我是真的很开心啊!」
  夏慕心没料到唐季亚会说得这么露骨,害她一时尴尬地不知该躲到哪儿去。她别扭的双肩一扭一甩,佯装嗔怒,「你这个人有变态狂啊?居然变得这么恶劣,你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。」
  「那我之前是什么样子呢?」宠溺的笑容始终挂在唐季亚唇边。
  「之前你都是……」唇一开,话才说一半,瞄见唐季亚一脸恶作剧的笑容,夏慕心连忙噤声。
  「都是怎样?」他略偏著头,紧瞅她羞窘的红颜。
  夏慕心紧张得心脏狂跳,没勇气说出口。
  「不说?那我直接以行动问你好了。」
  霍地,夏慕心惊慌尖叫。
  随著她尖锐的呼叫声,她轻盈纤瘦的娇躯已被唐季亚抱到怀中,坐在他的大腿上。「是这样吗?」他将唇贴在她的颊边,柔声问道。
  为了掩饰窘赧慌措,她故作不耐地低呼,「哎唷!一直问、一直问,你烦不烦哪!」她羞得想要起身。
  他以大手箝住她的腰,不让她离开,然後轻佻暧昧地咬了下她的耳垂,语带挑逗地说:「怎么?是这个姿势让你觉得不够舒服?还是你比较喜欢另一种姿势啊?」
  「你干嘛这样啦!越说越不正经了。」夏慕心整个人缩进唐季亚怀中,脸也躲进他的颈窝,全身发烫。
  「我不正经?如果我不正经的话,那你为何抱我抱得这么紧啊?」
  「你……讨厌啦!就会欺负我。」
  唐季亚突然扯低领口、露出肩膀,学著她的语气抗议,「你看,这是前几天被你的热情『吻伤』的,那你是不是也有欺负我啊?」
  「哎呀!不要再说了啦!」夏慕心又羞又喜,尴尬地又挣扎起来。
  唐季亚顺势将她推倒在沙发上。「别想逃!如果你不把话说清楚,让我明白你到底喜欢我怎么对你的话,那我只好用尽各种『姿势』来问你啰!」
  见他笑得不怀好意,话又暧味,夏慕心知道自己这回是躲不掉了。为了掩饰羞窘,她只好低呼,「讨厌哪!你很重耶!不要压著人家啦!」
  「我很重?会吗?」唐季亚蹙起眉头装傻,「可是我记得那天你明明紧紧抱著我的身体,还猛扯著我压著你耶!如果我真的很重的话,那你为什么死命抱著我不放?」
  「哎唷!求求你别再说了啦!」夏慕心羞得哇哇叫。
  唐季亚满是深情地睇著她,谵意盎然地笑问:「怎么?你在紧张害怕吗?还是怨我动作不够快,想要爱你又不赶快爱?」
  「厚!你的废话可真多耶!快起来啦!」她觉得浑身的热气不只烫到她的脸,还窜烧她脑门。
  「干嘛一直要我起来?怕我吃了你呀?」唐季亚继续逗她。
  「对啦!对啦!人家就是怕你这个大色狼又起淫念啦!」
  「反正我们身上还穿著浴袍,你担心什么?」唐季亚逗她逗上了瘾。
  「你到底起不起来?」虽然嘴巴直嚷著要他起来,可心里却觉得不舍又眷恋。
  「不行!因为我还没有弄清楚你到底喜欢坐在我的腿上,还是喜欢窝在我的怀中!」唐季亚故作一脸正经,口里却不断装疯卖傻,挑逗她。
  「好啦!好啦!我都喜欢啦!」夏慕心求饶似地喳呼著。
  唐季亚蹙起眉头,一脸不太满意地说:「嗯,你这样说,实在不够明了又太笼统了,我还是无法完全体会。」
  他悄悄扯开系在腰上的带子,「我看你最好亲自示范一次给我看,这样可能会比较清楚些。」
  夏慕心扭动身体,羞得低呼,「不要啦!人家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了,你还故意?」
  唐季亚乘机将她浴袍上的带子悄悄扯开,故作无辜地说:「我哪有故意?人家就是真的不明白、不清楚啊!」他学著她的语气。
  「少来!我知道你根本就是在装傻。」夏慕心浑然不觉自己的胸前已呈赤裸。
  「人家哪有在装傻?」这下他的语气装得更无辜。「告诉我,你喜欢我用什么姿势来讨好你?」
  霍地,他将两人身上的浴袍掀开、扯下,然後抛得远远的。
  「啊!你怎么可以……」
  倏地,她的慌措呼声被他一口吞没。
  他紧压著她玲珑的裸躯,她却一直推著他的胸膛瞠眼闷呼,不停扭动挣扎。「唔……唔……」
  她的蠕动惹得他又燃欲火,尤其那对软嫩的娇乳紧抵著他摩擦,让他心猿意马,连她自己都硬挺了起来。
  「嘘……别乱动,再乱动的话,我可能就要用这个姿势来爱你了。」他吮著她的唇低喃。
  此时的画面真是暧昧得令人血脉债张,他已渐勃发的巨大抵在嫩穴入口,让她惊愕得杏眼圆瞠,完全不敢挣扎,因她已明显感觉到自己正被他牢牢顶著。
  他伸手朝她眼眸轻轻一抚,瞬间,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她,居然安心柔顺地闭上眼睛。
  他辗转吸吮著她的舌,由轻缓渐为狂野,邪魅的大掌在她滑嫩的颈肩来回摩挲,又滑至胸前,左右揉捏、轻搓著富有弹性的软嫩盈乳。
  另一只邪狎的手,往她的娇臀一抓一捏,随即又松手一放,不停撩逗。
  「唔嗯……」她陶醉恍神,整个人沉浸在他诱人的温柔中,被挑逗得不禁呻吟。
  他的动作越来越大胆粗野,张狂的欲火令他胯下的硬物更为膨胀。
  「哦啊……」
  惹火的娇吟被难耐的他给一口吞入腹中,体内的邪佞欲火倏地狂燃,猛烈烧灼著他饥渴的欲望。
  猖狂难平的欲念,令他按捺不住而游移到她的下体,熟稔地拨开花丛,放肆地在她的蒂蕊上旋绕打转,一道温热的蜜水立刻从花办中沁出。
  就著这抹湿润,他顺势将指头滑入,越送越深,前後勾掏著,让她销魂得软如棉絮,深陷在他的浓情里,卷入深深情海的漩涡里。
  他头一低,朝著圆嫩的梅果张口就吮,又以齿轻啮狎弄,粉红的小巧蓓蕾倏地变成一颗娇艳的红樱桃。
  她无力地躺著,双眉深锁、娇喘吁吁,浅促呻吟地任他摆布,嫩办中央被掏弄出泪汩的香甜花液。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  被逗弄的甬道搔痒难耐,瞬间又像被人给掏空似的,她被激狂的情欲折磨得快要爆炸了。
  霍地,他抽出手指,将满足春水的指头送进她嘴里,她被动地含吮著,动情的味道惹得她的欲念开始直冲乱窜。
  他的指头从她口中抽离,再度往她穴中探入,指腹深得清楚触到甬道中的层层办膜,上头全沾满了她的黏液,他一深一浅、一左一右地刺戳、旋转、挑勾、刮搔……
  她不由自主地弓起身,抓住他的手,求饶似地带著泣声吟喊,「嗯啊……嗯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哦……」
  他正邪肆地舔刷著她的耳窝,徐徐吐著热气,带著情欲的粗哑嗓音在她耳畔响起,「为什么不要?不舒服吗?还是不喜欢我这样?或者这个动作让你太过兴奋了?」
  掏勾的指头继续抽插,完全没有想要停下的意思。
  她春潮荡漾,一脸红晕,「哦嗯……唔唔……别……别……」上气不接下气,完全无法把话说清楚。
  「别什么?说清楚呀!」他不只掏弄著她,淫邪的大拇指还不断按抚旋绕她敏感挺立的蒂蕊。
  「啊呀!」夏慕心欢愉得轻颤哆嗦,微张嘴儿吟出快慰的娇啼。
  「嗯?说啊!」他低头张口含吮她的乳蕾,激狂啮扯。
  这刺激万分的触感,令她浑身胀痛得快要爆开,夹带著泣声哀求。「唔哦……唔哦……唔哦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啊哼……」
  「你要什么?」唐季亚明知故问,将指头戳得更深更猛。
  「啊哦……」她愉悦得昂高下颚吟啼。
  「说啊!我的小蜜桃,你到底想要什么?」
  「啊哦……我想要……想要你……进来啊……」她难受地主动拾高臀部,好迎接他更深的插入。
  他的大拇指继续不停地快速旋压她敏感的核心,邪魅的搓揉惹得她全身抽搐。她颤抖著,拚命呻吟,「唔唔……我好难受……我要你进来……」
  他熟悉的鼻息吐在她脸上,急促不匀地喘问:「嗯?我不是已经进来了吗?」他继续以手指代替硬杵,用力戳进她的花径里。
  「啊——」她紧抓住他的手臂娇喊,难耐泣吟著,「可是……人家还是觉得……不够……哦嗯……啊……人家还是觉得……好难受哦……」
  血脉债张的他真的好想要她,可是又不愿这么快就进入她,这次他决定要让她先得到高潮,再掠夺她的娇柔。
  忍住快要狂爆的火山口,他将湿答答的指头撤出,直接送往自己嘴里,一口将指头含入,舔吮著上头的晶莹剔透。
  然後,他屏著气息再度让指头探入,一前一後地刺戳旋转,没多久,又让他弄出一道停止不了的透明热流。
  她揪著小脸,不由自主地抓住他的手,求饶呐喊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别再……弄了……」
  他邪肆的嗓音在她耳畔低声回绕,「嗯?为什么叫我别再弄了?不舒服吗?还是这样会让你得到高潮呢?」说完,又低头以嘴用力扯著她的乳丘。
  她的胸前一片红肿,全是他吮啮出来的、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红印。
  「哦……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好难受……我好难受……哦……」她的泣声越来越明显。
  「你哪里难受?」
  「不……不知道。」
  「真的不知道吗?」他邪恶地掏勾著她濡湿的甬道。
  「啊哦……」她紧抓住他的手臂。
  他继续揉旋肿胀的小蒂儿,再次惹得娇躯哆嗦。
  突地,她颤著声娇啼,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就是那里……啊……啊哼……」
  感觉到她全身僵硬,他知道她已达到高潮。
  他笑得有些轻狂得意,因为他正要让她准备迎接下一次的高潮来临呢!
  他知道她的渴望已不是这份填充能满足,於是撤出指头,腰臀一挺,准确熟稔地贯穿刺入,深抵在她饥渴的穴底。
  「哦啊……」硕大的巨物塞满她的需求,她不再觉得空虚难耐,满足地发出媚声娇啼。
  「这样是不是不再难受了?」
  「嗯!」她也不再矜持,只想让这份热烫粗硬的真实感,将自己撑得满满的。「它……好硬。」
  突来戳进的硬物,比刚才的指头还要硕大。
  「怎么?它太硬,你不喜欢?」他笑著律动,不停抽出刺入。
  「嗯……别老是问人家这种问题。」
  但他不死心地继续追问,「不喜欢我太硬吗?」他的臀,正一高一低地前後俯冲。
  「嗯……讨厌!」她乾脆躲进他的怀里。
  「它很硬是吗?它插得你很舒服吗?」
  「哎呀!」她羞得不敢看他。
  「别害羞,我喜欢你的坦白,我需要你的热情……」
  他一面抽插,一面语带邪魅地问:「小蜜桃,你爱我的分身吗?它是不是粗得让你觉得有种快要被撑破的感觉?」
  「唔唔……嗯哦……」她被撞击得闷哼呻吟。
  他抓起她的手挂在自己的肩头上,粗喘著说:「抱紧我。」然後,他疯狂挺进。
  他发出粗喘的满足呻吟,「啊啊啊啊……我被你包围得好舒服……紧裹得让我好冲动……哦……我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哦!」
  「嗯唔……嗯唔……嗯唔……」她被撞击得开不了口。
  他将她两腿分开,放在自己的肩头上,紧箝住她的娇臀继续狂摆,这姿势让两人更加紧密深抵。
  他汗流浃背的身体在上空狂摇,狂恣猛戳的下体,正好直接摩擦粉嫩的花田与核心,这样的结合与挺进,让他埋得更深了。
  他紧紧捧抓著她悬空的腰臀,不让她滑落,让彼此的密合不留细缝,尽情冲刺,每一次都直达她的蜜穴深处,戳得她全身晃颤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狂摇螓首,喘息尖喊。
  一声声掮情撩人的妖媚音韵,惹得他欲火直扬,加快速度驰骋,狂猛地恣意进出,努力讨好、满足她。
  再也按捺不住这种仿似撕碎人心的浪荡狂潮,她再次泣声娇喊著,「啊嗯……啊嗯……啊哼……」
  呻吟的分贝越来越大,泣声也越来越明显,她双手紧攀住他的双肩,不停地甩头呐喊,摇乱了一头沾满汗水的黑发,如瀑布般洒满沙发上。
  「哦……我好晕……好晕……哦嗯……」她满脸通红,浑身湿黏。
  「舒服吗?」他微喘著气问。
  还来不及让她回答,他又是几下猛力的刺戳,让她只能憋著气,闷声呜咽。
  他无法拒绝她的柔软,越来越加紧吞吐,被紧紧裹著的怒棒令他兴奋地加速摆动健臀的动作,奋力重刺,让蜜穴涌出汩汩的温热花液。
  「哦嗯……哦嗯……唔唔……嗯……」她无法言语,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嘤咛。
  他又是一个深入刺插,重复问著刚才的问题,「快张开嘴告诉我,你到底舒不舒服?」
  她轻哼著,「唔嗯……舒、舒服……我好……舒服……」
  「真的好舒服吗?」他全身汗水淋漓。
  「嗯……真的……真的好舒服……啊哦……」她抬高臀,主动迎向他的插入。
  他顺势一个深戳重刺,喘声再问,「喜欢我这样爱你吗?」
  「喜欢……」紧攀住他的肩,好不容易才吐出这两个字。
  他低头吮啮著肿胀的椒乳赞叹,「哦……我真是爱死你这可爱的小蜜桃……爱死你这迷人的小穴……哦啊……我真的不想出来了……」
  她紧拥著他,「啊哼……我也不想……要你出来……啊哦……啊哦……你弄得我……快飞上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好……就让我继续爱你……让我继续插得你飞上天……继续瘫在我怀里大叫……」
  她不断泣声要求,「啊哦……我要你……我要你……啊哼……唔……我真的……还想要你……哦哼……别停……」
  他卖命地刺进抽出,双手握著晃动的香乳,甘愿沉浸在这蚀人心魂的洞穴中。「今晚就让我好好爱你……让我今晚一次爱个够……哦……我的小蜜桃……我好想要……爱你一整晚……」
  她气若游丝地深深喘息,「那就……别停……哦啊……我也需要你……的爱……」
  她的邀请犹如在他体内注射爱欲的毒针,立刻教他血脉债张,猛摆著臀部在穴中抽插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刺到了……你刺到了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刺得我好……舒服……」她像个荡妇般毫不矜持地大声呐喊。
  「好……我就一直刺……一直插……一直让你拼命大叫……」他兴奋得停不下来。
  「啊哼……啊哼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好麻……我好麻哦……啊哼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唔唔……唔唔……我真的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
  她求饶的满足呻吟,让他更加卯足劲放纵抽插,突地,一道潺潺热烫的淫津濡湿整个蜜穴,甬道倏然一个收缩吞吐,紧紧裹住巨硕的怒棒。
  他感到一阵酥麻席卷,再也按捺不住即将爆发的汹涌舒坦,瞬间朝她体内狂射,让两人的爱液融为一体……
  他满足地在她的娇乳上咬了一口。
  「不要……」激情尚未全退,她又被他突来的轻啮惹得娇躯轻颤。
  「不行,我还没有吃够呢!」他捧起一只嫩乳,霸道地说:「它是我的,你不可以这么狠心,不让我品尝这么美味可口的嫩蜜桃。」
  她羞得闪躲,「别咬了啦!它们已经被你咬得又红又肿了啦!」
  他扬起魅笑,「肿才好啊!你不是很希望它们又肿又挺吗?老公现在就帮你。」
  不顾她的娇呼与闪躲,他捧著她的双乳,一口又一口地吮咬他此生最爱的嫩蜜桃
正在载入中……
提示: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! 免责申明
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警告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