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  • 勇者的荆棘之路 (三)
  • 浏览:578次
★★★警告: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,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,请勿尝试打开^_^★★

第三章 异
傍晚的凉风吹醒了海特,他一骨碌爬起来赶紧摸了摸腰间,剑士纹章还在。放下心来的海特看著一旁呼呼大睡的帕克斯,突然想起这傢伙说过什麽来著,头痛欲裂的海特发现自己记不得喝酒时和帕克斯说了些什麽。
“嘿嘿。”帕克斯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。
海特无语的为朋友整了整衣服,“该死的,海特,你在哪?”远远地传来了母亲的吼声。
海特猛的一激灵,赶紧往家跑。“抱歉,妈妈,我,我在这。”
远处,爱丽莎一把揪住海特的耳朵:“哼哼,海特,我的剑士大人,你到底喝了多少酒?”然后她高声喊著:“帕克斯,还有你这小酒鬼,我迟早要找你算帐!”
帕克斯一下被惊醒,他坐起来茫然地看了看四周“吓死我了。”然后倒头就睡:“还以为阿斯特来了呢。”
海特一路求饶道歉一路被母亲揪著耳朵拉回了家,路上的居民对于爱丽莎的教育报以微笑。
“哼哼,如果不是阿斯特先生来找你,我还不知道你这傢伙已经通过试炼了呢。”爱丽莎咬牙切齿的说。
“哎,阿斯特叔叔来了,我当时真应该在他家门前等他的。”海特突然很后悔,没能第一时间告诉阿斯特。
“阿斯特先生是从军营来的,该死的,不要岔开话题。”爱丽莎横著眉毛怒斥道。
“咦?今天不是阿斯特叔叔的休息日麽?疼疼疼!”跟著阿斯特练习了五年剑法,海特对阿斯特的作息瞭若指掌,他确信自己不会记错。
“唔,阿斯特先生说有紧急情况,今天他就要带领士兵出城执行任务,他过来是打算和你,我的剑士大人道个别。”爱丽莎越说越气,“你倒好,居然和帕克斯喝的烂醉如泥,你是不是打算当个酒鬼剑士啊?”爱丽莎对海特的无礼感到愤怒。
“我错了,我错了,等阿斯特叔叔回来我就去道歉。”海特连连求饶。
虽然暴揍了儿子一顿,但爱丽莎还是精心准备了晚餐,一家人快快乐乐的享受著平静的时光。月光下海特抚摸著阿斯特留下的书籍,心中又是快乐又是歉疚,快乐的是阿斯特告诉了海特进阶中级剑士的方法,歉疚的是自己没能和老师道别。
风月即将过去,为了迎接芽月之初到来的男爵一行,小镇上下开始了忙碌,作为木匠的克雷尔几乎快要住在木匠所裡了。清晨起床,海特发现父母早已离开,用完早餐,他决定今天给家裡来个大扫除,为忙碌的父母减轻负担。客厅、厨房、厕所到自己的房间,海特一边哼著歌一边飞快地收拾著。最后,海特来到了父母的房间,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开始了打扫。在清理工作即将结束时,海特无意间发现木床下面有个隐秘的小抽屉,怀著好奇忐忑的心情,海特打开了抽屉——裡面赫然放著一根木制的的东西,这个东西弯弯长长的,似乎很像男人的阳具。海特猛然间想起前几天在父母门前听见的声音,这,这难道就是母亲发出奇怪声音的原因?海特好奇地拿起它打量了一番,又忍不住凑过去闻了闻——这根东西似乎被细心地打理和清理过,虽然是木制的,但手感光滑,而且上面还有木材淡淡的味道。不知为什麽,海特觉得下面硬的难受,他喘著粗气赶紧把木玩具放了回去……
林间的空地上,海特疯狂地挥舞著木剑,似乎要把那股衝动彻底释放出来。该死的,我这几天到底是怎麽了,难道帕克斯那本画册是本魔典,为什麽自打看完之后就一直让自己心神不宁。
啪啪啪,一阵掌声传来,“喔喔喔,咱们的剑士大人好勤奋!”帕克斯的声音随之传来。
海特收起木剑,“你今天不当差麽?”莫拉克这几天上蹿下跳的指挥大家干活,嗓子都喊哑了,海特不相信那老傢伙会给帕克斯放假。
“哦,我刚帮他送完信,顺便给咱自己放个短假,哈哈。”帕克斯挠了挠自己的短髮。
“对了,我们那天喝酒到底说了什麽?”海特还在纠结自己喝断片前发生的事情。
“呃,不是庆祝你成为剑士麽,除此之外还能有什麽?”帕克斯转了转眼珠狡黠地笑著。
“不,我确定你还说了什麽。”海特看出帕克斯在撒谎。
“您可真厉害,嗯,我说的是庆祝我终于成为一个男人。”帕克斯挤了挤眼睛。
“啊?你不是一直都是个男人麽?”海特露出一幅你是傻子的表情。
“之前是男孩,懂麽,现在是男人!”帕克斯摆出一幅很臭屁的样子,“我已经告别了处男之身啦,哈哈哈!”
“啊?”海特被帕克斯的话惊呆了,“居然会有姑娘看上你这个傻大黑粗的傢伙?”
“所以呢,加油吧,处男剑士……”帕克斯露出怜悯的表情。
“好吧,能告诉是谁麽?”海特发现自己还是很好奇朋友的私生活。
“呃,嗯,是温,温娜……”帕克斯吞吞吐吐了起来。
“我的天哪,是花店的温娜?”海特觉得自己被朋友折服了,温娜是花店老闆普埃尔的女儿,嗯,一个比她老爹还要壮硕的花季姑娘。据说普埃尔准备了一大笔钱作为女儿的嫁妆,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哪位勇士前去尝试。
“我想普埃尔老爹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。”海特看著面前的黑勇士,顺便祝福了一下花店老闆。
“呃,好吧,我该走了,不然莫拉克又要跳脚駡街了。”看著一脸幸灾乐祸的朋友,帕克斯转身离去了。
心情大好的海特又继续练习了一段时间,在训练结束后海特还特地跑到花店,壮硕的温娜正在门前浇花。“嗨,日安,温娜。”海特忍不住上前打了招呼。
“哦,是海特啊,怎麽,想要给心仪的姑娘买花麽?”温娜看上去心情不错。
“啊,嗯,帕克斯还好吧?”看著壮硕的姑娘,海特忍不住想逗逗她。
“帕克斯?”温娜直起身子,“帕克斯,你在哪呢,滚出来,我今天要拧断你的黑脖子!”温娜目露凶光的喊道。
“呃,帕克斯没来,再见温娜……”海特被温娜的彪悍气息吓坏了,落荒而逃。
哎呦,转角处海特与一位士兵撞在了一起。“该死的,看著点啊。”士兵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见是海特,士兵眼前一亮:“哦哦,是海特啊,来得正好,这裡有封阿斯特大人的信,麻烦你送到他的府上,就这样啦。”说著就将一封信塞在海特手裡。
“喂~”海特哭笑不得的拿著信看著快速离去的士兵。看来大家都很忙呢,算了,好久没见到温蒂阿姨了,顺便去问候一下吧。
哼著歌,海特步伐轻鬆地往城北走著,猛然间他发现了帕克斯,“哟,帕克斯!”
“呀,哦,是海特啊。”帕克斯似乎被吓了一跳。
“干嘛这麽一惊一乍的,你不会又溜号了吧?”海特笑得很灿烂。
“呸,咱现在身兼车夫和传令兵两大职责。”帕克斯整了整衣服。
“那你还真是命苦啊。”海特同情地看著朋友。
“是呢,是呢,走了,咱还得干活去呀。”帕克斯没有停留,从海特身边走了过去。
嗯?就在帕克斯走过的一瞬间,海特闻到了一股花粉的味道,“嘿嘿,该不是和温娜亲热时留下的吧。”海特脑补了一下帕克斯和温娜拥抱的场景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来到阿斯特家的门前,院门虚掩著,海特推开门:“温蒂阿姨,是我,海特。”
“进来吧,海特。”屋裡传来了温蒂的声音。
走进房间,温蒂穿著深色的亚麻长裙似乎正在打扫,“好久不见啊,海特。祝贺你成为剑士。”温蒂微笑著看著少年。
“谢谢你,温蒂阿姨,哦,这裡有封阿斯特叔叔的信。”海特连忙拿出怀裡的信件。
“谢谢你,海特,辛苦了。”温蒂微笑著接过信。
看著认真读信的温蒂,海特不由得想:能够娶到温蒂阿姨这样温柔美丽的妻子,阿斯特叔叔一定很幸福吧。嗯?为什麽温蒂阿姨身上也会有同样的花粉香味?
“海特,中午留下来吃饭吧。”温蒂读完了信,“是不是很久没有尝过阿姨的手艺了?”
“哦,好的,我真的太怀念阿姨做的小鱼饼了。”海特已经饥肠辘辘,作为阿斯特的弟子,他偶尔也会来阿斯特家做客,温蒂做的小鱼饼是海特的最爱。
“嗯,你休息一下,做好了我叫你。”温蒂笑著朝厨房走去。
海特在客厅裡转悠起来,无意间海特看见了刚才温蒂扔掉的髒布,“我应该帮阿姨洗一洗”海特想到。将布拿到手裡,海特才发现这布料似乎很高级,眼尖的他在黑乎乎的布上看到了温蒂阿姨名字的缩写,这应该是阿姨的手帕。“阿姨真是太迷糊了,怎麽能用手帕当做抹布”海特想著。
正在载入中……
提示: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! 免责申明
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警告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